首页 - 澳门金沙官网澳门金沙官网 - 正文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胖虎-橘子编辑
15.10.22 20:09:30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如果你只知道导演们平时在拍摄现场就会板着脸,那就大错特错了!其实,他们都是段子手!

《帝国》杂志特约邀请萨姆·门德斯(《美国丽人》《革命之路》导演)客座一期杂志编辑,本想着大导演能安利自己家的新片《007》。

他竟然采访了好莱坞一众大牌导演。比如李安,斯皮尔伯格,大卫芬奇等等,下面就一期来看看这些导演都说了啥,全是干货哈,看看谁才是段子手。最后感谢桃桃翻译组的辛苦付出!

你曾在片场发飙并甩手走人么?

克里斯托弗·诺兰(《星际穿越》《盗梦空间》):我试过一次,但发现根本没人鸟我,所以我就自己回来了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史蒂芬·斯皮尔伯格(《辛德勒的名单》):从没有过,也不觉得以后有可能。

大卫·芬奇(《消失的爱人》《搏击俱乐部》):没,但我曾在拍摄过程中清场,来单独跟一个或某几个演员谈谈人生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李安(《色戒》):我就只有一次“变身绿巨人” 。

埃德加·赖特(《僵尸肖恩》《热血警探》):有次差点没忍住。当时是拍摄英国第四频道的《屋事生非》时,我要连续拍分属于7集的15场戏,剧组人员全部是“新兵上任”,整个过程让我头疼得不得了。

午饭休息的时候,我自己离开片场,走着走着就停不下来了。我找了个电话亭,打电话给我的制片人尼拉(尼拉·帕克),告诉她:“我忍不了了,周一你得找班新人马过来。”不过在她的劝说之下,我平息了怒火,又跑回去开工了。所以我从没真的在片场发过飙,但我会自己生闷气,气到不行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乔·赖特(《傲慢与偏见》《赎罪》):我很少发脾气,也尽量不提高音量说话,不过我经常自己气呼呼地离开片场。我会生闷气,甚至气到哭,但不会发飙。

阿方索·卡隆(《地心引力》《你妈妈也一样》):有过,然而之后再回到片场时,只觉得自己是个蠢蛋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保罗·格林格拉斯(《谍影重重2》《菲利普船长》):有过一次,那时已经大半夜了,我在沙漠里拍摄一场对白很重的群戏,怎么也搞不定。于是我拿脑袋撞悍马车,哐哐哐十分钟后,神清气爽,就又继续耍了起来!

乔斯·韦登(《复仇者联盟》):没有。我发过脾气,但都是小打小闹。某次在审看视效的时候,我几乎是无理取闹地生起闷气,离开了片场,但过了差不多一分钟,我就又跑回来了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罗伯·马歇尔(《芝加哥》《艺妓回忆录》):绝对没可能。

史蒂文·索德伯格(《十一罗汉》《毒品网络》):没有,但我确实有一次是带着满腔怒火开工,因为某个演员连续两天都在迟到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苏珊娜·比尔(《更好的世界》《赛琳娜》):没。

索菲亚·科波拉(《迷失东京》):呵呵,没有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亚历山大·佩恩(《内布拉斯加》《杯酒人生》):操,没有。

罗杰·米歇尔(《诺丁山》):目前还没有。

乔治·克鲁尼(《晚安好运》):没有过。因为不管怎样最后你还是要回去,到时候多没面子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你在片场最常说的话是什么?

李安:对演员我最常说,“可以把台词说得一气呵成吗?”(安叔好可爱)

格林格拉斯:“剧本/灯光/不管什么鬼都去死,只管拍!”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乔治·克鲁尼:“午饭啥时候开呀?”

乔·赖特:“美美哒,再来一遍。”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阿方索·卡隆:“开工!【译注:原文为西班牙语】”以及“还有谁没就位?”

乔斯·韦登(故作烦躁的语气):“拜托,各位,我才是这整部片子的主导……!”我想让大家怕我的时候就会说这句话。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。

亚历山大·佩恩对演员我会说:“棒极了,再加快速度。”对剧组工作人员我会说:“这活儿要是简单的话,我直接雇我亲戚来干好不好。”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罗杰·米歇尔:“成吧,需要多久?”

诺兰:“继续。”

斯皮尔伯格:“卡。”“妙极了。”“再来一条!”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埃德加·赖特:“再来一条。”此外,我觉得我的老搭档们可以从我喊“卡”的语气中听出那到底是“太棒了,继续”的意思,或是在说“还是不对”。

索菲亚·科波拉:“好的,棒棒的,再来一遍。”

大卫·芬奇:“他TM的给我闭嘴。”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你会给所有工作人员定什么片场规矩么?

大卫·芬奇:我们不是来看戏的,我们是来拍戏的。

诺兰:不能玩手机,不能玩手机,不能玩手机!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罗杰·米歇尔:目光长远,与人为善,不吃午餐,早早收工。

苏珊娜·比尔:不抽烟,不闲聊,通知坏消息时记得保持笑容和幽默感。还有,别抽烟。

罗伯·马歇尔:有什么问题直接找我,不然我为毛待在这儿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乔治·克鲁尼:只要有好点子就赶快说出来。

李安:我只想要安静和专注。

乔·赖特:排练的时候保持安静,不要大声喧哗,尊重每个人。

保罗·格林格拉斯:有什么说什么。

亚历山大·佩恩:没有“规矩”。我又不是英国人。我觉得我可能人太好了……难怪老被人欺负。

史蒂文·索德伯格:不许穿露趾鞋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重拍最多的一幕有几条?

斯皮尔伯格:《大白鲨》里罗伯特·肖给枪上膛的那一幕我足足拍了50遍。鲨鱼不听话,我只好不停地拍,装作很忙的样子,其实只是避免剧组无聊到抓狂。这是我耍的一个小聪明。

索德伯格:48条。

大卫·芬奇:107条。

乔治·克鲁尼:18条。

诺兰:从不在意这些细节。

阿方索·卡隆:长镜头一般都不太可能拍很多遍。以前我经常一拍就是五十多条,有时候会用第64条,有时候就用第4条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罗杰·米歇尔:和一般的澳洲板球手一样,很少会上两位数。

李安:一般表演是13条吧,动作戏36条。

苏珊娜·比尔:25吧,我觉得。如果想要得到最好的表演,这还远远不算多。

乔·赖特:大概是37条吧,我也记不清了。除非是技术要求很高的镜头,我一般也就拍个12到16条。

索菲亚·科波拉:我不太记得了,应该没拍过很多条的,因为我们的档期总是很紧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乔斯·韦登:有个很复杂的镜头我拍过30条,一般对话的戏我很少拍上两位数。

保罗·格林格拉斯:我数学不好,超过10条就不数了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你一天喝多少杯咖啡?

罗伯·米歇尔:绿茶或者无因咖啡。

斯蒂文·斯皮尔伯格:我是咖啡绝缘体,但每天至少喝一打薄荷茶。

乔·赖特:喝太多了,现在得服用乙型阻滞剂了(一种抗心脏病的药物)我之前的助理是一个咖啡师,她在办公室放了一台咖啡机,这可太危险了。

阿方索·卡隆: 我不喝咖啡。早上喝绿茶,下午喝白茶,太多了

乔斯·韦登:以前我只喝茶,然而拍《复联2》时我迷上了咖啡,每天一两杯。我同时也喝茶,茶能喝上一整天。

苏珊娜·比尔: 咖啡两三杯,但我喝大量的花草茶,十杯左右。我知道这个习惯比较无聊啦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保罗·格林格拉斯: 比我拍的条数多!

大卫·芬奇:最多三杯,不然就走火入魔了。

李安:两杯。

乔治·克鲁尼:三杯。

罗伯·马歇尔:早上一杯,下午茶时间一杯,永远要加冰。

诺兰:太多了,在拍摄完《失眠症》之后我被迫戒掉咖啡,用茶取代。

索德伯格:我不喝咖啡,我靠胡椒博士(译注:一种碳酸饮料)摄入咖啡因。

佩恩:大概三杯双倍浓缩咖啡

埃德加·赖特:非常多。有一次我一天喝了八杯双倍浓缩咖啡,差点犯心脏病。我想我的助理悄悄地把咖啡换成无因咖啡了,她可不想我死于咖啡因过量啊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说说你在片场最美好的一天?

乔治·克鲁尼:看大卫·斯特雷泽恩在《晚安,好运》片场一镜到底拍一段三页长的独白。

斯皮尔伯格:对我来说,差不多在片场的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一天。

埃德加·赖特:每次我心里想“真不敢相信这是我的工作”而感叹自己有多么幸运的时候。无论是给成百上千的僵尸排戏、做疯狂的特技还是拍音乐MV,我都觉得自己很幸运,能把爱好变成工作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乔斯·韦登:没法选。如果哪天我能顺利完工,准时让剧组回家,那就挺不错的。如果那天还有人跳舞,我就乐开花了。

阿方索·卡隆:当有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,而你乐观其成的时候。

罗伯·马歇尔:和演员合作的第一天,特别是我一直仰慕的一位演员。而我很幸运,已经和这么多位合作过了……

索德伯格:让你提心吊胆的一场很困难的戏,在拍摄时却轻而易举、很快拍完,而且效果还很不错。

乔·赖特:大概是我们拍《赎罪》时,用斯坦尼康摄影机拍摄海滩长镜头的那天。我们花了一整天时间准备,一直都是乌云密布,但是就在开拍时,太阳从云层下冒出来,一切都有如神助,这要归功于团队付出的巨大心血。我们全都感到了一种真诚的归属感,连一千位Redcar当地社区的、带了家人来野餐的临时演员也不例外。那天,我喊"cut"的时候感到很幸福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大卫·芬奇:当计划完全变了,而不可思议的事也随之发生时……

亚历山大·佩恩:这听起来有点陈词烂调,抱歉,但即便是片场最糟糕的一天也是最好的一天,远远好过不拍戏的一天。

李安:有很多,但我的第一反应是在《断背山》片场,拍恩尼斯拜访杰克家人那场戏的那天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索菲亚·科波拉:比尔·默瑞在片场的时候。

保罗·格林格拉斯:大概是在《血腥星期天》的片场。我们没钱请临时演员,于是碰了几个月的运气,试图劝说德里市的人们在一个下午出来为我们游行。他们同意了。有几万人。看着他们游行,他们的耐心、庄严和投入都让我知道,这部电影会有一种真实的质感。

诺兰:最后一天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真实爆炸还是CG?

斯皮尔伯格:《拯救大兵瑞恩》100%都是真实爆炸场面。

亚历山大·佩恩:没拍过爆炸戏,不过我有爆发性腹泻,那玩意儿非常、非常真实。还好我有自己的拖车。

埃德加·赖特:来真的。这样拍摄时好玩多了。在拍《热血警探》时我们甚至炸掉了一个微型警察局,而且我还确保自己没有错过引爆的那一刻。太好玩了。

乔斯·韦登:真的就是真的。别的都不真实。除非有安全问题,否则没商量。

索德伯格:目前都是真的。

苏珊娜·比尔:真实爆炸。相当好玩。

罗伯·马歇尔:如果可能的话就来真的,再用CGI加强一下效果。

乔·赖特:真实爆炸,再用CGI加强一下效果。

李安:来真的,偶尔再用CGI增加吸引力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诺兰:真实爆炸。

乔治·克鲁尼:来真的。

阿方索·卡隆:真实爆炸不仅拍起来更好玩,而且能在片场制造一种氛围,帮到演员,最终成为影片的能量。

大卫·芬奇:我会在现场实拍——但要用CGI增强效果一万次吧。

保罗·格林格拉斯:都有。在现实基础上加强。

索菲亚·科波拉:不认为我拍过爆炸场面。

罗杰·米歇尔:啥?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
为什么你没有干脆选择当一名会计师?

斯皮尔伯格:我永远也当不了会计师。数学课我只拿了D。

大卫·芬奇:对于这种工作来说我不太善于与“人”交往。

乔·赖特:假如我可以成为导演以外的任何人,我大概都不会做导演这一行,但貌似没有别的选择了。这就是我唯一能做的,也是我唯一想做的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乔斯·韦登:我是个讲故事的人。这是我之为我非常关键的一点。并且我数不了数。

罗伯·马歇尔:太好笑了!我天生就不是干这个的料。

斯蒂文·索德伯格:数学糟糕透顶。

保罗·格林格拉斯:二加二等于五吗。

苏珊娜·比尔:因为每次看到纳税申报单我的意识都会即刻离家出走。

索菲亚·科波拉:这是无法避免的,我觉得,毕竟我在片场长大。其他东西对我来讲都没那么好玩。

罗杰·米歇尔:现在当还来得及吗?

阿方索·卡隆:职位当时都已经满了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李安:相比之下拍电影实在是小菜一碟。

乔治·克鲁尼:因为我的数学很差劲。

诺兰:在制作电影的过程中遇到的算数已经足够满足我的会计野心了。

埃德加·赖特:距离成为世界上最杰出的导演我或许还差个十万八千里,不过我可以百分百的确定我将会成为最糟糕的一名会计师,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那种。

亚历山大·佩恩:你滚。

100年都难得一遇的导演大访谈,看看谁是导演中的段子手!

最后一句:

原来大导演都是段子王。

最后感谢桃桃翻译组辛苦翻译,撒花感谢。

翻译:蘑菇,三三,lilac,笑笑,唐璜,阿曾

校对:笑笑,阿暖



(版权归澳门金沙官网所有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,侵权必究)

收藏文章

为您推荐

澳门金沙官网
007
盗梦空间
点击查看更多
点击查看更多

热门评论

登录后可评论
限140字
发布
推荐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
推荐热词

建议
反馈

Feedback

澳门金沙官网二维码
扫码下载澳门金沙官网APP,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。